2011年2月27日星期日

苹果先生受难记


19~250211day22~28—15oC~28oC—Hastings苹果园

一周格言:在重复的平凡中求变需要智慧与勇气;有智慧就不会莽撞,有勇气才不会驻足。

生活小记:在房里偶尔会听到同屋的住客在厨房里像怨妇般嚷嚷投诉,“你们这些畜牲怎么吃喝了都不懂得收拾,为什么总是讲不通,不知道自己有多恶心吗?”语毕也没人回应,因为大家都认为,他一定是在骂别人。。。而我只认为
有些人若坚持纵容自己的坏习惯,要不就设法让他内疚悔改,不然就让他败坏到底吧!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我是先生,我摘苹果,我叫苹果先生,工作一周,每日九小时四箱,日薪扣税得$100,初级。

这“伸手取物”的工作

97%靠体力,1%的毅力,1%的脑力,1%的专业伦理。


我就先谈谈体力需求的部分吧!

长时间站立的苹果先生,双腿一天要承受自己的体重之外,加上攀爬梯子、上下蹲站、来回搬运篮子里15公斤的苹果,每日120次,结局就是大、小腿发麻地痠,膝盖侧关节拉筋般的痛,从小腿到脚趾局部瘀青(撞上不锈钢梯子)。摘苹果分解动作基本上有伸、握、拧、扯、收;由于整日手臂伸收超过万次,从上、下臂到手腕只要伸展就能感受到酸痛。而那双每日握过上万粒苹果的手掌,尤其在拧断苹果秆的那一刻依赖的是手指和手腕的劲力,因此,一旦用力握拳或张开手掌,都能感受到发肿的手指挤压关节的疼痛。幸亏我戴上了之前学生赠送的爱心手套,才护着手掌不至于磨损。穿着长袖外套和长裤虽然能遮阳、挡雨、保暖、防刮,但负重的肩膀和腰部所承受的疼痛,让我多日不敢用力伸懒腰。苹果树一般介于10到15尺高,摘果时免不了持续抬头伸臂,这时才不得不承认我头颅又大又重,因为实在让颈项受罪了。

体力受到极限挑战,毅力就成了关键。

这工作谈不上趣味,想快却没捷径,想闲聊又怕分心,想乘凉休闲又觉得浪费时间,想多吃苹果又嫌腻,还真够磨人。尤其每当晴空万里,太阳高悬,闷热无风,又饿又渴,全身酸疼时,看着那些摘果高手渐渐抛离我远去,再回头望向自己半满的苹果箱子,放弃的念头简直就是源源涌进脑海。不仅如此,管工还不时驾着起重机,轰隆隆地出现在我苹果箱旁,然后从几千颗苹果中选出了几颗劣品,没半句赞赏鼓励还向我严词提醒,工作士气简直就是跌入谷底。在这理所当然的苦力要求,低劣的工作环境(从厕所条件来看,保证绝对原始)和福利下,只有想象着温暖的被窝和丰盛的晚餐,期待着发工资,勉强地自娱自乐,才能坚持下去。

一般人会认为,采摘苹果这么简单的工作,就连一只受过训练的猴子都能胜任啦!



体验过了才知道,其实不然,得有所讲究,也得动动脑筋。采摘合格的苹果时,不选蛀烂、不摘青涩、不可摔瘀、不取长斑、不许挤压,要眼明手快,取得快,放得轻,切忌心浮气躁,急功近利,否则轻犯受警告,重犯断财路。另外,采摘悬挂高空的硕果时,必须判断置放梯子的准确位置,错位的话,会浪费时间重置,甚至会导致高空失脚摔跌。

任何工作都讲求专业态度和伦理,苹果工也不例外,只要心术不正,也会发生取巧欺诈的事。一个大箱子可装3千粒苹果,全面彻底的检查几乎是不可能的,因此,雇主与摘果工之间存着一份薄如纸的信任;只要工人多摘嫩果或烂果,抑或折枝过量,都会造成雇主的损失,甚至会连累到其他果工。只要园主出现得太频密,就知道不对劲了;园主向管工施压,管工给我们这些工人脸色看,最后受罪的,还是那些苹果,唉,冤孽。。。

这般身心磨练,让我等不及什么熊腰虎背、自我超越,刚做满一周,领了近六百纽币的工资,就逃之夭夭,跳巢蓝莓园。话虽如此,其实收获甚广;换了一个身份,就多了一个视角,多了一种体验,探索自己个性的另一面,觉悟自己的极限,挑战一些固有的思考模式,接纳一些异己的人事物,也增强了适应能力。

以下是摘苹果时发生的现象和胡思乱想所领悟的道理:

1. 一个只能同时握两粒苹果的手掌,绝不可贪心去握第三粒,否则只会损失掌握中的所有;

2. 长在高处的苹果,色泽比较红亮,且一般硕果累累,因为阳光充足;

3. 苹果长得挤在一起的时候,烂的通常也不少,人际关系不也如此;

4. 采摘苹果必须轻放,好像捧着别人的自尊一样;

5. 从手中掉落的苹果,不必去捡,因为前方总是有更红更大的;但,掉苹果绝不可成为习惯;

6. 摘苹果切忌心急,一般带着情绪摘苹果后,只会发现满地伤痕累累的苹果和断枝;

7. 不能一味只摘顺手位置的苹果,也要攀梯采摘空中难度高的苹果,这是基本的责任心。 

总而言之,这虽然只是我人生中一周的琐碎事,也绝不再重演,但我终于可以骄傲地在我的履历表中加上:苹果采摘工人

2 条评论:

mw 说...

cool!

SUMMER~ 说...

非常考驗耐力的工作. 我大概三天就被炒魷魚了吧... 希望你的藍苺日能好過一些, 加油!